提示

取消 确认
首页 > 文章详情

中本聪的未竟事业 密码经济的开挂人生

文︱Vincent

核财经APP深核报道 “这是场百年一遇的大危机。”4月的一个午后,自由现金发起人、密码经济倡导者刘昌用接受核财经APP采访时语出惊人,直言全球经济正面临着1929年以来最严重的灾难。

百年轮回,危机如斯。

1929年,美国股市崩盘,引发全球经济大萧条,银行倒闭、工厂关门、工人失业,继而是金本位制彻底崩溃,国际货币制度一片混乱,最终导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2020年,诚如你我所见,新冠病毒成为金融市场急剧下跌的导火索与催化剂。3月9日、12日、16日、19日,美股10天4次熔断,就连股神巴菲特都惊呼“活久见”。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3月12日12时至13日12时的24小时内,比特币上演“瀑布式”暴跌,从7670美元跌至最低3800美元,惨遭“价格减半”。另据合约帝数据显示,从3月11日18时至13日18时的48小时里,累计爆仓额达到了惊人的73.74亿美元。

币圈惨遭血洗,“数字黄金”跌落神坛。经历两个牛熊洗礼的资深玩家Dailly表示,中本聪设计比特币的初衷是将其作为传统金融的一个对冲工具。但是,在迎头赶上的第一次金融海啸面前,几乎同频共振。随即,这一愿景宣告“失守”。

“比特币遭遇到空前的‘信仰危机’与‘人设质疑’。”创世MEETUP创始人张海波信誓旦旦地表示,此次暴跌让许多币圈大佬开始怀疑人生。然而,这并非一家之言。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在其微博上透露,很多人都慌了。

人们发现,当全球金融陷入危机,根本就没有避风港。而刘昌用认为,中本聪的未竟事业与经济危机的出路是“密码经济”。

信仰“失守”

十二年,一个生肖轮回。从破土而出到“信仰危机”,比特币一路沉浮。

“2008年次贷危机是比特币诞生的诱因。”Dailly认为,当时各国央行纷纷大肆印钞救市,进而造成货币贬值,物价上涨,使得个人资产缩水。鉴于此,为突破中心化控制,实现金融民主,比特币被设计成一种完全去中心化的发行总量恒定的密码货币。

2008年10月31日,一个叫中本聪的神秘人在密码学邮件组中发布创世论文《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

2009年1月3日,比特币创世区块被挖出。不过,相较于创世区块,中本聪留下的一句话更加有名,即当天泰晤士报头条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财政大臣正处于第二轮救助银行的边缘)”。

2009年1月3日泰晤士报头版截图。数据来源:网络

“中本聪设计比特币就是要打造一个对冲传统金融体系的结算网络。”张海波表示,出生至今,比特币并没有经历一场经济危机的考验。

而到了2020年,一场疫情正在演化成全球性的经济大衰退,比特币自证预言的时机到来。

数据显示,标普500指数于2月19日登顶历史高点,达3393点;3月19日,已经下跌到了2319点,降幅为31%。

与此同时,继1997年10月27日美股发生史上第一次熔断后,3月9日、12日、16日、19日,美股上演10天4次熔断。如此惨烈的场景,前所未有。

反观比特币,不仅其对冲特性未能显现,还几乎上演了同频共振的戏码。

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2月13日,比特币价格涨至10500美元高点后,开启下跌模式。3月12日12时,继石油崩盘、黄金暴跌、美股熔断后,比特币现史诗级暴跌。其后24小时内,比特币从7670美元跌至最低3800美元,最大跌幅为50.45%。

不仅如此,许多合约投资者沉浸在“减半行情”的美好预期中浑然不觉,惨遭“棒杀”。合约帝数据显示,从3月11日18时至12日18时、12日18时至13日18时这两个时间段的统计数据来看,爆仓额达到了惊人的34.24亿美元和39.5亿美元。

由此可见,不仅二级市场上遭到了罕见的恐慌性抛售,而且合约投资者判断错误,来不及下车就爆仓了。新加坡分析师Lindon Wang认为,美股雪崩之下引发市场恐慌,比特币瞬间被带崩,并且成了抛售的重灾区。

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币自诞生以来,虽然经历了多次史诗级暴跌,但这次对投资者心理层面的摧残尤为严重。Dailly表示,此次比特币暴跌招致一部分虔诚的拥趸者“信仰破灭”、“共识崩塌”,因为,人们对于比特币的信仰始于其对抗金融危机的预期。

“比特币因金融海啸而来,又因金融海啸而让人失望。”一言以蔽之,比特币对冲传统金融的愿景尚未实现。

路线“失败”

“在疫情和币价的双重夹击下,有的被血洗清场,有的正考虑转行。”Dailly表示,这次急跌还引发了连锁反应,不少玩家、媒体、矿工、交易所、项目方等都有恐慌性离场的迹象,整个行业面临着“大换血”的窘境。

对于从业者而言,只有找出问题症结,才能进一步发掘和发展。

刘昌用研究发现,中本聪设计比特币的深远意义在于为互联网乃至信息社会打造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国家都无法隔断或者分裂的全球经济基础设施。而货币,是其中最重要的。

张海波认为,比特币早期的贡献者(包括密码极客、密码专家、开发者、布道者等)构建起了一个相对纯净的用户群体,非金融目的的探索反而使其有了财富效应,而他们并不是为赚钱而去的。

“转折点发生在比特币扩容之争。”刘昌用认为,扩容之争实际上是路线之争,即比特币是结算系统还是电子现金系统。资料显示,从2015年5月被曝出到2017年11月纽约共识宣布中止,历时两年半。

“最终核心开发者阻止了扩容,其结果是扩容失败并导致目标转向。也就是说,把比特币限制在一个未成年的阶段,较之前要做去中心化密码货币的功能则出现了倒退。”他说。

究其原因,中本聪的设计虽好,但并不完美。“扩容失败的直接原因是比特币系统对开发者没有激励。开发者组建公司融资,并需要通过侧链获得收益,所以需要限制主链容量。此外,中本聪框架在实现底层去中心化的同时,没能给出一个有效的治理机制。”刘昌用说。

“极客,是靠理想主义做事情。”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只有充足的利益,才有驱动人们的魔力。

而2017年大牛市的暴富效应被放大后,把越来越多的人吸引入局,比特币自然而然就成了一个逐利场。“一腔理想主义做出的黑科技,最终还是沦为商人和资本的游戏,这也是所有创新创业者的终极悲剧。”两年前,笔者初入币圈时,一位大佬曾说过这样一句话。

目前,比特币的价值支撑实际上由两部分组成,一个是革新主流经济的对冲需求,另一个是跟传统主流资产一样的投资品需求。前者跟主流资产反向涨跌,后者与主流资产同步涨跌。“2017年以来,随着很多金融玩家入场,比特币的对冲功能大大下降,而作为金融投资者篮子里的一个投资品,其性质就决定了它跟随主流经济同频共振。”刘昌用说。

张海波还认为,现在的比特币已经泛概念化了。“比特币由以前的‘比特币等于BTC’,过渡到现在的‘比特币等于一切有价值支撑的数字资产的总和’。其中,包括了BTC、BCH、BSV等。”他说。

正因为如此,现在比特币成了投机者的标的。“一旦主流金融市场大幅波动,这些人就会慌不择路。”这是刘昌用感到颇为遗憾的事情。

危机“出路”

近几日,比特币价格企稳,币圈重拾看涨信心,但经济危机远未解除。

数日前,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受新冠病毒疫情冲击,全球经济“几乎肯定”会发生衰退,并“有可能达到创纪录的规模”。

“3月3日紧急降息后,美联储在3月16日直接将利率下降到零,还启动了规模达7000亿美元的新一轮量化宽松,以应对金融市场危机。”想来,这与中本聪设计比特币的2008年别无二致,美国仍延续了不断出台政策疯狂救市的老路,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此背景下,仿佛把我们拉回了2008年中本聪的视角。

“比特币是否具备对冲主流经济的属性需要放到更长的时间周期去验证。”Dailly认为,比特币属于每一个人,它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真正自由的市场。

不仅如此,在一众质疑者对面,亦不乏比特币的坚定看好派。

3月15日,江卓尔在微博上发布《给大家充值信心——为什么信用货币不可持续》的文章,力挺比特币。同时,还称比特币本来就不是“数字黄金”,而是“自由货币”。

《给大家充值信心——为什么信用货币不可持续》。数据来源:江卓尔微博

3月27日,RenrenBit创始人、Bitfinex股东赵东发微博称,再次重申个人一直坚持的观点:区块链价值有限,只是盒子,而比特币才是真正的宝珠。比特币最伟大的地方是将不可伪造的Proof of Work(PoW,工作量证明)与货币挂钩,是货币的革命。

与此同时,坚定改革的火苗亦越烧越旺。

“比特币最重要的贡献在于非对称密码和分布式共识,即‘密码共识’, 非对称密码实现信息安全,分布式共识消除信息垄断。这是‘密码经济’的关键技术与机制。”刘昌用表示,区块链只是中本聪构建分布式共识时所用到的一项技术。在此之前,早就有了分布式账本与点对点传输网络。而PoW共识机制是确保系统账本每十分钟形成新的账页,且让大家拥有相同的实时更新的数据信息。这其中,区块链的作用是将大家分散保存的账页有效地组织并连接起来的方式。

“如果说分布式共识的核心是分布式账本,那么,区块链只是用来订分布式账本的订书针而已。”他认为,区块链一词的流行,掩盖了密码共识和密码经济的真正意义。

张海波甚至认为,区块链技术的兴起误导了大众以及从业者的认知,使其走向了一条死胡同。

目前,在全球数字经济蓬勃发展的时代背景下,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各行各业的共识。更可喜的是,当前中国的数字经济规模已居全球第二。从国家层面来看,2017年“数字经济”概念被写入党的十九大报告,已日渐成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

为此,刘昌用认为,进入数字经济时代,数字资产将成为人类资产的普遍存在形式,包括现有资产的数字化以及数字或数据的资产化。这些数字资产要实现更加安全、高效、自由的确权和流通,必须以非对称密码实现安全,以分布式共识消除垄断。也就是说,密码经济是当前数字经济发展的方向。

“说到底,真正的历史性进步,要摆脱‘区块链’的误导,回归非对称密码和分布式共识上来,建立全球共享的经济基础设施,重启全球经济一体化,实现更加安全、高效、自由的全球数字经济和信息社会。”他说。

责任编辑: Agatha

声明:核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