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取消 确认
首页 > 文章详情

减半未至 小矿工成殇

文︱Vincent


核财经APP深核报道 熬过了一个寒冬,却在春天里瑟瑟发抖。原来,从平凡人生到奢华世界的距离,只隔着一枚比特币。

随着天气转暖,北京的迎春花正竞相绽放。而北五环外的出租屋内,倒是另外一番光景。三个年轻人心事重重,如临大敌。要知道,成军不到半年的“矿圈铁三角”曾意气风发,甚至发誓要闯出一片天地。

王哥是铁三角的核心人物,身形壮实,皮肤黝黑,半瘫在沙发上,其姿态神似“葛优躺”。旁边的小海一身潮男装扮,全神贯注地打着游戏,而圆圆是个沉默寡言、老实憨厚的胖子。这不禁让人生疑,是什么把三个风格迥异的人捏合在一起。

说到底,挖矿带来的财富效应让人疯狂。

令人遗憾的是,越是渴望得到,越是事与愿违。“从籍籍无名到一贫如洗,终抵挡不过两日极端行情。”王哥一声叹息,两眼望着天花板发呆。

经了解,3月12、13两日,币市“海啸”过境,三兄弟惨遭连环暴击:先在合约市场被血洗,4.19枚比特币悉数爆仓;后是自家矿机入不敷出,只好被迫关停。这样一来,原本就很屌丝的生活变得更加苦不堪言了。

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他们面前:是清盘离场还是继续坚守?若为生存计,铁三角已岌岌可危。


“赌徒”的发财梦碎


2018年底,王哥不幸地成为区块链行业的一名失业者。

唏嘘之余,他心里颇为不甘。“作为一名北漂,看不到未来,亦回不了家乡。”他说,“矿圈有句话,叫‘矿机一响,黄金万两’,趁着还年轻,我想赌一把。”

挖矿,便成了那个撬动梦想的杠杆。

2019 年初,比特币正处在熊市低点,矿工恐慌,算力骤降。王哥现学现卖“股神”巴菲特的那句名言,“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倾其所有入场矿圈。

“我从二手市场购买了120台蚂蚁S9与S9i。”王哥回忆说,“当时价格很亲民,少部分是1400元买的,大部分是花1300元买到手的。”

 数据显示,当时比特币全网算力为40EH/s上下,比特币价格徘徊在3500美元左右。此后,比特币一路小跑,至6月27日逼近14000美元,创下年内高点。

借着这一波行情和丰水期的廉价水电,最初做矿工的大半年里,王哥可谓顺风顺水,收回了大半成本。

接着,一堆糟心事接踵而来。首先,枯水期来临,电价上涨,挖矿收益由盈转亏。其次,11月中旬监管出拳,币圈“净网”行动开启,比特币顺势回落。

与此同时,王哥心心念念放不下的是比特币第三次减半,这是他最期待而又最揪心的大事件。据Bitcoinblockhalf.com网站估算,截至3月22日21时,预计减半到达时间为2020年5月13日8时。其后,每挖出一个区块的奖励将由12.5个比特币减少至6.25个比特币。


比特币区块奖励减半倒计时。数据来源:Bitcoinblockhalf.com


“前两次减半,比特币最高涨幅均冲破1200%,似乎‘减半即上涨’已成某种共识。”王哥表示,正因为这种周期性波动的暗示,让我在行业低迷时仍抱有希望。

因为,他人恐惧即是贪婪之日。

正值此时,儿时的玩伴“小海与圆圆”慕名而来,恳请王哥“带飞”,并表示要“同富贵共患难”。“我本想拒绝,但看他俩殷切的眼神,心一软,就答应了。”他说。

与王哥无异,碍于新矿机价格难以承担,小海与圆圆亦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二手矿机市场。在小海看来,千元以内的二手矿机可以轻松拥有,出手便是100台。圆圆也是如此,虽然买矿机的钱是东拼西凑来的,不过总算入场了。

不幸的是,“黑天鹅”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小海表示,币圈的风云变幻总是让人始料不及。

2020年1月3日,伊朗名将苏莱曼尼被炸身亡,似乎大战一触即发。“业界盛传伊朗的中国矿工将要回流,矿场老板还表示有意承接大矿工入驻。”那时,三兄弟第一次感受到了小矿工的无奈。

1月底,对圆圆来说,是在战战兢兢中迎来了他的本命年。“一场蔓延的疫情与突然离世‘黑曼巴’彻底改变了生活的颜色。”他说。

进入3月,继石油崩盘、黄金暴跌、美股熔断后,比特币腰斩,合约市场血流成河,三兄弟亦未能幸免。“在某合约平台,瀑布行情下出现卡顿,导致无法及时开仓和平仓,眼睁睁地看着被爆仓了。”此事令圆圆痛心不已。

合约帝数据显示,3月12与13日两天,多空双方共计爆仓46亿美元,三兄弟贡献了其中的4.19枚比特币。

与之相伴的是,业界言称的“减半行情”似乎戛然而止,小矿工挣扎在生死边缘。


等待只是慢性毒药


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悬在三兄弟头顶的危机并非一端。

“现在,日子更难过了。”王哥坦言称,他们三人的矿机均处于关停状态,没有任何收入。

其实,在比特币腰斩面前,停机并非孤例。莱比特矿池创始人江卓尔接受核财经APP采访时说,“莱比特旗下的自有矿场亦关停了全部蚂蚁S9矿机。”更有甚者,还出现了个别矿场关机封场的情况。

由于短期理论算力并不代表实际算力,矿圈通常用7日算力均值估算全网矿机增减情况。Tokenview数据显示,比特币全网算力在3月1至7日的均值约为123 EH/s,3月15至21日的均值约为94EH/s,两者相差29 EH/s。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关停的矿机大多数为蚂蚁S9等低算力机型,假设这些矿机的平均算力为15TH/s,相当于大约193万台矿机被关停。


每日全网算力趋势。数据来源:Tokenview


近几日,比特币价格虽然有所回升,但远没达到蚂蚁S9的开机币价。截至3月22日21时,比特币价格徘徊在6050美元左右。鱼池数据显示,以0.05美元/度电费计,一台蚂蚁S9的日收益为-0.36美元。


蚂蚁S9系列矿机收益。数据来源:鱼池


“据我估计,在比特币减半后,如果币价回升,加之丰水期廉价水电,或许蚂蚁S9仍可一战。”王哥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着实没底。

“这是一个靠天吃饭的行业。”币印矿池联合创始人朱砝亦表示,目前宣判蚂蚁S9 的“死刑”还为时尚早,一切都得看币价。

他还表示,矿场暂时关停矿机,并不会立刻被撵走。但是,如果这些机器超过三个月还开不了机的话,矿场方面肯定是要下架的。

依朱砝所言,留给三兄弟的时间窗口大约有两个半月的时间。

但从当下来说,显然与他们的期望值相去甚远。而三兄弟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而形如三兄弟的尴尬境遇之外,是矿圈里优势一方。他们在丰水期与减半的双重作用下,汰旧换新如潮,代际竞争愈演愈烈。

“自去年第二季度开始,我们就陆续批量上架了低功耗、大算力的新矿机。从性能参数上来说,对老旧矿机形成了碾压之势。”一位不愿具名的大矿工向核财经APP表示,他仍在密切关注着最新的迭代产品。

江卓尔日前向媒体透露,他已经向比特大陆预定了价值数千万的最新款S19矿机,预计5月下旬发货。

此外,矿海会COO俞阳还称,很多大机构都在盯着比特币减半这个大事件,一旦减半后局面稳定,他们就会放心进场。其言外之意,比特币全网算力还将继续被抬升。

“挖矿是一门重投入、长周期、高风险的生意,目前正在向规模化和专业化方向迈进。”朱砝指出,小矿工抗风险能力弱,其出路应是购买云算力或者是云矿机。

“从本质上来说,挖矿是一个不断淘汰落后产能的过程,但赢的关键点还是币价。”俞阳一语道破玄机。


小矿工翻盘几无可能


重压之下,“看涨”或许是小矿工唯一翻盘的希望。“跌得有多凶,涨得就有多狠。”王哥对此近乎痴迷。

这一点,像极了《阿Q 正传》中塑造的阿Q形象,总是幻想着减半利好能带飞币价,以此来掩盖现实中的挣扎与不堪。

“其实,这何尝不是整个行业的救命稻草。”上述大矿工解释称,矿工收益与比特币价格正相关。换言之,只有比特币的价格越高,方能得一夕安寝。

他说,“减半那一刻到来后,意味着‘成本不变,收益减半’。对于我们来说,谁不希望比特币高涨聊以慰藉。”

圆圆还认为,投资挖矿等同于比特币的“看涨期权”,挖矿就是拿钱赌未来一年的市场行情。

DFUND基金创始人赵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从实质影响看,减半本身对比特币价格没有太多实质性的影响,但是有投机性质的影响。他认为,减半和比特币牛熊周期有一定的关联性,而非因果性。

与此同时,谁也无法保证比特币的涨势一定会在某个时间点如期兑现。

即便如此,生活还不止眼前的苟且,亦有不远处的危机。接下来,王哥担心的是,政策实锤怎样落下。

去年底,矿场再迎监管潮,尤其四川甘孜的“异动”,让整个行业如临大敌。

值得一提的是,甘孜境内因水电资源丰富,几年来均以较低的电价而闻名,圈内将其称之为“世界矿都”。一定程度上来说,甘孜乃至四川的政策波动,真的就像矿场经营的晴雨表一样,牵动着每一个矿圈人的神经。

去年12月24日,四川甘孜发布《甘孜州积极做好迎峰度冬保电工作》通知。通知称,要规范电力企业供电行为,妥善应对枯水期电力供不应求状况。王哥认为,该通知意图明显,重点在于保障民生用电。

他自嘲地笑了笑说,“矿场属于弱势群体,丰水期发电量过剩,水电站也愿意和矿场合作,一旦到枯水期,就‘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了。”

随后的27日,甘孜还召开了“比特币矿场清理工作座谈会”。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座谈会听取了水电水电企业、比特币矿场主等各方面的意见,希望挖矿企业积极参与“消纳示范区”,消化富余电力。

“虽然避免了‘一刀切’式的从严治理,但警报并未解除。从近几年政策趋势来看,监管一直是高悬在矿场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王哥说,“早在2018年,内蒙古就对比特币矿场要求进行了全面清退整治;去年4月9日,发改委发布《产业结构指导征求意见稿》一度将虚拟货币挖矿列入淘汰落后产业,直到后来的11 月 6 日,正式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才被删除。”

“据我判断,今年四川的政策会更加严厉,矿场前景不容乐观。”俞阳还认为,其他地区的矿场用电成本也会呈整体上升趋势。

这似乎说明,监管收紧也可能引发“次生危害”,小矿工的生存空间可能会被再度挤压。

“现实是残酷的”,无时无刻都在上演着“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竞争法则。对于三兄弟来说,这样的境遇真的糟透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哥、小海、圆圆系化名)

责任编辑: Agatha

声明:核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