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取消 确认
首页 > 文章详情

以太坊基金会在干什么 以后怎么办?

原文来自Medium

作者 Alex Van de Sande,以太坊的 UX设计师和前端开发人员

译者 区块律动BlockBeats-HQ

从一个开发者的角度来看,以太坊基金会以及生态系统的变化。


以太坊基金会在干什么,以后怎么办?

阿姆斯特丹办公室,Zug “船坞”和第一个柏林办公室,团队早起曾经工作的地点

以太坊正在改变,以太坊基金会也在随之发生改变。

虽然在基金会发展早期,高度中心化可能对以太坊发展和推向市场至关重要,但它也遭到很多批评,因为它与去中心化是对立的。

在 Devcon4 上,以太坊基金会新任执行主管 Aya Miyaguchi 发表了她关于其深受禅宗佛教(Zen Buddhism)影响的管理风格的一次精彩演讲。

以太坊基金会在干什么,以后怎么办?

以太坊基金会的新任执行主管Aya Miyaguchi 在 Devcon4上演讲

Aya Miyaguchi 认为,做减法比加法能够创造更多的价值。以太坊基金会的目标,是变得更小型、拥有更少的权力、占用更少的资源、并通过对项目资助来实现这些目标。

不再有「官方」内部团队与外部贡献者之分,以太坊基金会将是所有内部和外部人员共同的出资方,内部团队必须跟其他人一样竞争获得这些资源。

如果早几年有人问我以太坊基金会应该如何发展、应该如何管理他们拥有的资源,我同样会向他们建议这个模型。我知道,因为他们确实来问过了。在 Aya Miyaguchi 成为执行主管之前,对于希望基金会未来发展的这个问题,我们进行了多次对话,包括在正式官方渠道,或者是在其他会议上遇到时候在走廊开展的非正式对话,而答案往往都是一样的:开发团队希望能在自己的预算上拥有更多的自主权,可以做更多的实验,不必为每一个新员工招聘或会议计划都需要申请许可。他们就是希望这样。

当然,事物是存在两面性的:如果你拥有更多的自主权,意味着也会承担更多的风险。如果资源面向更多的团队,意味着他们之间将有更多的竞争。

实际上,这些可能是很好的副作用,但在实际操作中并不容易。例如,几年前,我带领 Mist 团队,Mist 是一个将一系列以太坊技术连接在一起的浏览器,来实现我们对 Web3 的愿景。虽然它被少数以太坊爱好者所使用,但它无法吸引主流用户(当然这取决于你对「主流」的定义,其实也没有人真正能够做到这一点),最终 Mist 被严重的安全漏洞击溃了。

Mist 团队意识到,虽然最大的安全风险存在在浏览器组件中,但由于能够在一个 app(现在称为 Grid)中连接和管理所有以太坊组件,这个功能仍然具有很大价值。与此同时,我开始探索究竟是什么阻碍了大规模主流应用,然后我发现了一个我称之为「通用登录(universal logins)」的解决路径。后来我意识到,如果我不把我个人的支出计入团队预算中,Grid 团队将更有可能获得他们的全部预算,所以我这样做了。

就这样,我退出了以太坊基金会所有开发团队的资金预算。没有人要求我这样做,我也没有告诉任何人,除了会计部门(和推特)。

基金会的独特之处在于,多年来我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老板」。你完成了你的工作,然后将发票发给会计,虽然这通常会涉及很多不同的人、甚至有时涉及不同司法管辖区的不同公司,但最终你会得到报酬。每年进行一次汇报,他们希望你告诉全世界你在 Devcon 做了什么。然后每年一次,会有不同的人与你讨论你的团队预算和你正在进行的工作。实际上,很难区分谁「在」或「不在」基金会?是谁拥有以太坊官方的电子邮件地址(即,以.org 结尾的邮件地址)?是那些得到了 Devcon 门票的人,还是那些能够进入访问 Devcon 的人?

搞清楚到底有多少人在以太坊基金会工作,这实际上是Aya Miyaguchi必须面对的第一个挑战:一些拥有有效合同的人会连续几个月消失在Github上(#区块律动BlockBeats 注:原文意思指停止更新维护代码等工作),然后突然出现三个月的发票,实际上这种情况并不少见。更夸张的是,我遇到过一个团队成员,他从未正式辞职,从未被解雇,只是悄无声息地失去联络,并不再发送发票。这是远程工作的一个奇怪现象。

从在这方面来看,新的资助模式是更好的。有多少人在为这个项目工作,并不重要,因为这个模式是:钱打过来,代码就要发出去。如果工作效果不好,你停止发工资就可以了。

简而言之:以太坊基金会正在向一个资助型组织进行转变。我中止了我以前的项目,我不想因为我仍然在他们的预算内,而降低我的新项目获得资金的机会。这将让我有更多的时间投入解决我认为生态系统中最大的问题上:用户登录。

为什么登陆以太坊这么麻烦?

一年前,Metamask 几乎是唯一的桌面以太坊钱包的选择。虽然有十几个移动 apps,但似乎每个都在追随 Metamask 的脚步:每一个新的 app,都要重新创建一个新的私钥,备份种子短语,并往里面转账 ETH。每次都要进行这些重复的操作。

不仅登陆流程相当漫长而复杂,而且还需要转账ETH,这往往需要信用卡或交易所的账户,还需要官方文件和数天的等待。更让人抓狂的是,每次安装新app时都需要重复这样的操作!如果你已经拥有了ETH(甚至是BTC),那么这个流程通常会稍微缩短一点,但仍然需要考虑私钥、备份等问题。

自从去年我在多伦多访谈中谈到所谓的元交易(meta-transaction)后,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钱包在认真对待解决这个问题。即使目前钱包仍然为每个用户创建了一个私钥,但会推迟向用户显示“备份私钥”的界面,直到用户有了一些实际的使用经验、以及钱包内存放了有价值的东西后,才提示用户将私钥进行备份。

(#区块律动BlockBeats 注::元交易,meta-transaction,旨在解决以太坊dapp登陆重复操作、体验糟糕的问题,Meta Transaction的工作原理是:用户使用它的私匙签名一些数据,并把这些数据发给replayer,某个拥有特别权限来转发用户数据的合约,然后Replayer将会为这个交易支付gas,并通过这个用户的专用代理合约发送数据到网络中。)

但我们仍然有一个重要问题:每个 app 都重复着相同的登录过程。尝试使用一个新 app 通常意味着重新开始一切操作。一旦用户登陆了以太坊,我们就需要让他们能够在不用转账或共享他们的私钥的情况下,体验使用新的 app。

在开发 Mist 的时候,我们的挑战是:为那些只会在妈妈电脑上安装 Firefox 的极客开发一些东西,因为 IE 浏览器真的很糟糕(我希望这个比喻不会让我暴露年龄)。我们面向的,重来都不是新手用户,是那些虽然最不懂技术、但是对技术具有更大好奇心的,才是我们希望触及的用户。

我相信,现在有了这些工具的帮助,我们可以接触到越来越多的受众:那些在加密领域之外,想要用他们的钱尝试体验一些真正神奇的东西的人。

希望你能跟我一起踏上新的冒险征程。如果你 8 月 19 日至 23 日在柏林,我将至少在柏林进行四次访谈:

• 周一,8月19日:Metacartel Demo day

• 周二,8月20日:#BuildBetter

• 周三,8月21日:Web3 峰会

• 周四,8月22日:Dappcon

责任编辑: Wely

声明:核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