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取消 确认
首页 > 文章详情

如果鲁迅还活着 他会怎么喷EOS?

文︱李普特

区块链的治理,归根结底是一个政治问题。那么,其政治结构就决定了公链的发展。

最近一段时间,随着EOS币价大跌,节点权力过于集中的问题又被大家摆上了台面。按照阴谋论者的说法,中国的资本大佬控制了EOS,所以EOS没有前途,币价死水一滩的黑锅,必须节点大佬来背。

然而,甩锅是很简单的事情,更重要的是搞清楚锅从哪里来,如果“鲁迅”活着,他会去思索EOS的整个模式,而不是咒骂具体的人。

EOS的共识有问题吗?

 我的人生目标就是找到自由市场的方案来保护生命,自由和财产”——Daniel Larimer(BM)。

可以想象,从小接受美式教育,生活在英美代议制政府体系里,华盛顿和杰斐逊这些美国的国父使BM形成了基本的价值体系。然而,不同于比特币和以太坊强烈的去中心化特征,EOS的愿景是“商业区块链系统”,这就表明了EOS既需要自由又需要效率。最终,EOS的共识被设计为:以自由主义的政治为本,向商业效率逻辑去妥协,继而达成一种平衡,完成社区的自我治理

区块链,特别是公链,它是一个典型的去中心化的多元政治体系,EOS被设计成融洽的社区自治逻辑,高效率的商业支持度,相对完善的合约体系,所以,簇拥者认为EOS在共识层面是非常优秀的。

美好共识下现实很残酷

社区的自我治理,是EOS的愿景。不过,现实却不尽如人意,从我们采访节点的说法来看,中段节点每天的节点奖励大约在326个EOS左右,按照近日约4美元的价格来计算,每天的收入大致为1300美元。其中,云服务器的费用以 EOS 官方宣布节点选举时的推荐节点服务器为例,它采用了亚马逊 AWS EC2 主机 x1.32x Large 型,拥有 128 核处理器,2TB 内存,2x1920GB SSD 存储空间,25Gb 的网络带宽。

我们知道,出块节点需要维持一台主服务器和一台备用服务器,而这样一台节点服务器的费用是 1 小时 13.338 美元(不含网络带宽),一主一备每天的服务器运营成本为:13.338*24*2 = 640 美元。

除此之外,假设节点由3个工作人员运行,根据国内IT行业平均薪酬来计算,熟悉HR工作的都知道,社保等因素导致人力成本大约是工资的130%,粗略估计人工成本每天约428美元左右,另外,还需办公场地等运营开销。

我们调查的结论是:EOS出块节点几乎入不敷出。

得出这个结论后,既然EOS是“代议制政治体系”,那么节点实际上就相当于“EOS内阁成员”。众所周知,在西方国家,三大高薪职业是医生、律师和记者,公务员体系的薪水并不高。有报道称,2019财年美国副总统的工资24.6万美元。如此看来,一个EOS节点每年的收入是47.5万美元(以4美元/EOS),对于政客/公务员来说,这个收入是合适的。

美国总统身边的雇员都是联邦雇员,总统在白宫设有20人的私人雇员。但是,EOS节点的问题在于,节点团队多为十人左右规模。这就好比一个资本家去开滴滴快车一样,节点那个位置不足以支撑一个资本集团,它只能支撑起一个“政客”。

这是我们得出的第二个结论:节点收入不足以支撑大型团队/公司/资本。

EOS的政治结构愿景

人类社会一直以来就是分工合作、各司其职,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比如政客从政,资本家经商。在分工合作和市场竞争的情况之下,EOS生态会越来越好,正如奥地利经济学派主张的那样,只要提供一个自由竞争的环境,市场会自然运转。

奥地利经济学派主张政府/节点减少管制、保护私人财产、并捍卫个人自由。在他们眼中,政府/节点比较像是制造混乱的角色,例如乱印钞票造成通货膨胀。

丹尼尔·拉里默是一位美国人,拥有西方的政治意识形态,他心中理想的治理结构模型是自由主义,这导致了EOS的政治模型设计跟西方代议制政府非常相似,其政治的理想结构是:

1、议员(节点)分为保守派/激进派/中间派等派别;

2、选民(持币者)根据自己的政治倾向投票给某位议员;

3、议员决策“立法”,政府/公务员负责执行。

我们根据这套成熟的政治模型,套入EOS的治理体系,EOS应该表现成:

1、散户/大户都是选民;

2、大资本是“投票代理”;

3、节点是执行者公务员。

需要注意的是,BlockOne虽然拥有10%的选票,但它并没有自己做节点,这个逻辑非常简单:比尔盖茨很有钱,但是他当总统了吗?扎克伯格做参议员了吗?

一个毋庸置疑的规律就是,在西方政治制度下,资本可以支持那些跟自己理念和利益一致的国会议员,扎克伯格支持民主党的候选人希拉里,但他们不会“亲自下场竞选总统或者竞选参议员”。

继而,EOS的政治结构中,资本大佬的位置/扎克伯格的位置,应该是持有大量选票/政治现金的“投票代理”,而不是亲自下场做节点,因为地球上所有的国家,几乎都不支持“政客直接参与企业经营”,公务员工资无法支撑一家企业,从而“EOS节点的收入无法支撑一个资本家的商业帝国,只能支撑一名政客”。

拥有大量人员的资本集团,由于节点收入不足以支撑团队,在经济压力下,继而被迫再次下场做DApp,做商业开发。这导致政客开始经商,看起来像是主动为生态做贡献,事实上却是无奈的选择,这甚至已经违背了“政客不经商,经商不主政”这些基本的政治共识。

我们认为,理想的政治结构应该是:节点/政客必须表现出自己的政治倾向,比如支持更大的通缩比例,支持更快的技术升级,以此来证明自己是“民主党激进派”,继而资本大佬根据自己的利益来选择投票给“民主党节点或者共和党节点”,资本通过支持自己的“议员/节点”来体现自己的利益。这套政治架构是久经考验的代议制政治体系。

激进派要求改革通胀率,保守派要求保护小投资者利益。不同政治倾向的节点政客,每当有新的想法和策略的时候,他们互相之间需要作出政治妥协和政治交易。

这些成熟的代议制政治体系,需要拥有政治才能的人员担任,目前我们没有明显地看到哪个节点拥有法学或者政治学方面的建树,这是很大的缺憾。

文明的冲突

在BlockOne和BM的努力下,EOS被设计成了代议制政府体系,但现实是,EOS目前被中国资本掌控,对于中国人来说,这套代议制体系太陌生了。EOS里的中国资本,不由自主的把自身的威权政治理念,复制到了EOS上。

威权政治体系下的家国天下政治理念,节点自封为“父母官/保姆”,这当然并非是贬义,我个人非常相信节点们拥有极大的成就驱动力,他们每天都在努力做事,全世界飞来飞去做宣传,他们巴不得EOS发展的更快更好。

我们都知道,世界上所有的独裁体系,没有一个不是打着为人民服务的口号而行使威权统治的,威权主义的出发点是:我真的是为了你好,为了大家好,为了EOS更好。

不过,这些口号的背后,往往是既劳心劳力又亏本受挫,这不是中国资本的错,更像是文明的冲突,理念的悖逆。

这就像一个诅咒,节点资本家们花了大价钱,付出了很高的代价,结果依然无法讨好币民,还被各种非议。事实上,历史上已经无数次证明了,每个人的利益由他自己来照顾才是最合理的。

前路漫漫,我们该何去何从?

区块链资本是全球性资本,它不是国家资本,更不是民族资本,它不具有以往那些传统的意识形态。全球化资本的典型特征是,如果这个国家的经商环境不行,它会更换到更好的国家去发展。

在区块链世界里,如果没有节点符合我的理念,卖币走人就是,一条链的治理体系不好,资本会用脚投票,这是一种正常的状态。我们从币价的下跌看得出来,有些资本清仓不玩了。目前,区块链公链是竞争非常充分的市场,资金流动缺乏监管,流动速度很快,资本不会卖身于某条链。

所以,虽然EOS共识设计的很好,但由于主导节点的中国资本意识形态固化,导致执政理念的悖逆,EOS的治理已经付出了一些代价,这是区块链治理在发展过程中必然付出的成本,亦是全球化时代的文明冲突。

(作者:李普特 Scripps Edward,Ph.D in finance,UBC, CA.)

责任编辑: Wely

声明:核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