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取消 确认
首页 > 文章详情

为何比特币仍未被广泛接纳?

为何人们还没准备好接纳比特币?

简单问一句“为什么”,或许会浮出很多雷同的答案——可扩展性、交易费、安全性、可用性等。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这些问题早晚能解决。但如果更深一步去探求答案,会发现和“社会”相比,技术性问题根本算不上是问题。

和所有新生事物一样,比特币面临许多社会和哲学上的难题:代码信任、身份、无领导、无单点故障点。作为一个真正无领导、去中心化和开源的加密货币,以权力下放理念为基础的比特币对传统金融圈来说是非同寻常的存在。

在现代社会,人们生活在一个建立在信任和指责基础上的集中化世界。我们相信并将资金存入银行,我们使用国家垄断的货币,遇到伤害时我们向法院或其他仲裁机构提出上诉。我们不必了解一切,因为完善的社会基础设施为我们准备好了可以依赖的一切。我们逐渐习惯了这样的模式,也习惯于推脱责任。

当然,这并不是在评价这种制度的好坏,而是在说我们面临的现实。这也是乌托邦似的去中心化比特币的出现能让世界如此震撼的原因。比特币不可能存在于充斥着集中化思维和强烈信任需求的社会之中。

正如历史所示,大多数人接受既定的游戏规则,只有少数提供了改进措施或创造出更先进、给予社会发展新动力的新鲜事物。如此往复。

货币已死,货币万岁!

1973年3月,布雷顿森林体系几乎濒于崩溃。1976年国际社会达成以浮动汇率合法化、黄金的非货币化等为主要内容的“牙买加协定”后,横贯市场已久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才彻底烟消云散,人类社会正式进入法定货币时代。人们已经习惯了这个货币体系,许多人对其替代品知之甚少。

大多数现代经济学家之所以遵循现有的经济理论,要么是因为缺乏对新思想发展的激励,要么是因为中央银行不容忍不同意见。问题出现时,政治经济学家通常会提出细微的“改进”措施。例如,2007-2008年金融危机后,量化宽松政策加重了国家的债务负担。

普通人越来越专注于消费主义,对他们而言,货币易用性更加重要。现金、银行卡、支付宝、Paypal亦或是其他服务平台,人们哪个用着最方便就用哪个。许多人并不关心货币背后靠什么支撑,因为他们可以随时将金钱换成贵重物品。结果,对当前货币体系的信心错觉就形成了。

人们的认知被歪曲,以至于很难认识到整个货币体系仅依赖于对未来的信任和信念(债务)。因此,有人听到“比特币没有任何支撑”会觉得好笑。我们潜意识认为法定货币是固定不变的,并将管理资金的权利让渡给央行。这其实类似于人类接受君主专制制度下的统治。

谈到钱,人们总是只有7秒记忆

人们一天有多项支出,很少有人会监控自己的日常开销。对于温和的通货膨胀,大概只有当所需商品价格“突然”拔高时才能注意到。我们甚至忘了意大利里拉、德国马克、西班牙比塞塔这些货币的存在,毕竟后面它们都被欧元取而代之,虽然不过短短20年,但在人们的印象里恐怕欧元从始至终都存在着。

即使是危机局势也会迅速成为过去的回声。20世纪90年代,英镑、俄罗斯卢布、意大利里拉和许多其他货币都处境艰难。土耳其里拉已经连续22年下降40-80%;阿根廷在过去40年中出现四次债务违约;2007-2008金融危机之后,大多数东欧国家的货币都贬值了150%。

说到最近,那得谈谈印度的故事。2016年,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宣布取消目前流通的面额为500和1000卢比的纸币,而这两种纸币以价值计算占到印度流通货币的86%之高。

政府声称“废钞令”将对贪污腐败、假钞黑钱和偷税行为造成重大打击,因为当时只有约2%的公民依法纳税。但由于该政策,印度公民急于兑换突然无效的货币,银行门口大排长队以至于社会陷入一片混乱,民众怨声载道。当时98%的付款是以现金支付的,所以街头摊贩也无法正常出售商品。富人则继续逃税,并开始购买钻石以节约资金。

不到一年,该政令被认为失败,99%的被禁钞票再次流通。

尽管有数不清的历史案例,许多人仍然支持法定货币,且忽略了货币贬值和政治决策带来的风险。即使在今天,委内瑞拉的危机也将很快被遗忘,津巴布韦的100万亿巨额钞票也将成为笑话,最终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

人们几乎不会从历史危机中得出结论,且将继续靠惯性生活。事件发生后印度人民对政府信心有出现变化吗?几乎没有。印度仍然是最信任政府的国家。

对集中化的看法

Daniel Jeffries在其关于加密货币的文章中描述了为什么对集中化制度和货币的态度取决于认知。

“想象一下你现在身处叙利亚。

你所在国家的中央基础设施、钱通通被摧毁。你不希望发生战争,但你无能为力。现在房子被毁了,家人朋友也不幸罹难了,银行在轰炸中消失了。你无家可归、身无分文、无处可依。更糟糕的是,其他国家都在建隔离墙,你毫无容身之地。

但如果你的钱依然存在呢?它存放在区块链上,只需下载恢复钱包后便能提取呢?

如此一来,开始新生活是不是变得容易许多?”

政府当局和富人生活在一个“正常”的集中化世界,大多数事情都能正常运作,其中一个主要问题是贷款利率。在这种情况下,富裕国家的政府可能认为没理由去支持有用技术,毕竟不好的事情不会发生在自己国家。这些国家对加密货币监管不是处于保护国家体系免遭崩溃,而是保护该体系免受惯性问题的伤害。

为了让来自“正常”集中化世界的人关注加密货币,就必须给予其一定经济利益或更好的转帐方式。不然,这项技术对他们来说几乎没用。

危机局势或可改变人们的看法

但并非所有人都生活在“正常”的集中化世界。大多数第一世界公民并没有意识到世界还有很多人的生活里并没有安全的银行基础设施和值得信任的仲裁机构和政府。这些国家普遍充斥着恐惧和麻木,而非信任。反过来,恐惧使人生活在“丛林法则”中。

这就是加密货币得到公民支持的原因:

委内瑞拉的恶性通货膨胀;

土耳其和南非面临新的贬值浪潮;

2016年印度事件。

这些国家的人们有充足理由可以使用加密货币作为替代方案。

对于长期使用真金白银的人来说,纸币的出现或许无比令人费解:一张纸怎么能相当于一枚银币呢?为什么这张“钞票”价值2个硬币,而这张则价值10个硬币?

对新货币形式的信心在逐渐树立,直至变为无条件接受。

无处不在的革命信仰已经成为革命的开端

货币体系中的大多数变化都被当局所接受,人们一直在适应这些创新。法币、金币、银币,这一切都以渐进的方式出现,被按照当局的意思而无处不在。

目前来讲,加密货币的理念是革命性的,因为变革始于社会,政府正在适应创新。革命精神仍然是加密社区所固有的。一部分加密爱好者反对国家监管,这看似是合理的,因为该国家货币体系一再失败。

这意味着如今比特币要想大规模采用只有两种方式——进化或革命。

或者,当局将比特币视为一种新的货币形式,并使用区块链来创建一个新的货币体系。或者一些地方出现经济崩溃,最终导致人们不再相信当前的货币体系,那么当局就会做出改变。

但不管如何,都有个坏消息:我们将不得不“驯服”现今的比特币,毕竟也没有其他出路了。

想象一下,如果法币完全失灵。

世界要面临新的经济危机,这场危机比大萧条、1973年石油危机和2007-2008年金融危机更具破坏性。人们面临失业,银行公司挨个倒闭,到处弥漫着恐慌气息。政府和中央银行失去信誉,为了生存,人们找到国家货币的替代品。

但问题是:下一步怎么做?

人们会在没有集中管理和相互信任的情况下为不同的需求分配资金吗?是否会通过投票或竞争在动态变化的体系中不断造就灵活适用的规则?人们会考虑到每个个体的经验、知识和三观吗?

人们可以习惯一切,我们不应该排除这样的结果,但它看起来太理想化了。人们倾向于在变化和危机情况下进行自我组织和合作,但一个习惯集中化思维的人能在短时间内蜕变成一个去中心化思维的人吗?

这不太可能。我们仍然想要推脱责任。所以,大概率我们只会建立新的机构,即使社会共识成为世界的核心,但其实一切都没有发生改变。

新概念与旧思维的结合——比特币

这场加密革命最终会结束,无论革命的结果如何,我们都将回归保守主义。

即使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击败法币,现存的方法论也不太会做出较大改变。法国大革命诞生的是法兰西第一帝国,十月革命的成果是成立苏联。互联网本应用于克服集权,但已沦落为监控的核心工具。

现有的许多加密货币交易所和钱包依然扭曲了比特币的本质,毕竟比特币不需要机构。正如惯性使然,我们需要这些机构来和比特币互动。如果继续朝着这个方向前进,那么后来呈现的比特币恐怕会有违初衷。

当然,人类或许有天会接受基于不信任的货币,尽管这可能要花很长时间。比特币的想法不会被驯化,但具体实施起来总会出现妥协。也许当前呈现的比特币版本作为加密货币来说很成功,但从基于不信任的理念来讲,它很可能会失败。

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接纳真正的比特币,也许未来有一天它能实现真正的去中心化。但无论如何,比特币无疑是新兴概念和旧集中化思维的另一种结合。

责任编辑: Wely

声明:核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