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

取消 确认
首页 > 文章详情

硅谷观察:在物理和商业之间的张首晟

旧金山时间4月14日上午,我们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丹华资本创始人张首晟。


这是我们第二次在硅谷见到他,第一次是在Draper区块链晚宴上。当晚一身便服的张教授来到现场,遇到有认出他的围观者,他毫不介意地边吃边聊,说的最多的一个字,就是“嗯”,一副胃口不错的邻家大叔的形象。很多人提出加他微信,他也会让你扫他的微信二维码,但回头未必会通过。这就是随和,以及温柔的距离感。


这次来到他的公司,还听他的助理说,张教授非常准时,有时候甚至比助理们更准时。果然,约好了11点见面,张教授差不多踩着点过来,精确的像是上了发条的闹钟。对于普通人来说,能做到准时就是件可以拿来说道的事情,更不用说像张教授这样的前辈。

在短短一个小时的交流中,张教授问了3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如何用物理学的方法,量化地证明比特币的价值?

第二个问题是区块链既然这么好,为什么还没有出现杀手级应用?

第三个问题是2018年区块链的杀手级应用可能会出现在哪个行业?


张教授之所以在区块链行业知名度颇高,并不因为他管理的资金规模有多大,也不因为他孵化了多少个业内重量级的项目。而是作为被认为最接近诺奖的物理学家,他之于区块链行业实在是太稀缺了。


区块链这个行业鱼龙混杂,实在不乏企业家、经济学家或官员,但是像张教授这样公认的科学权威几乎仅有。他在如此早期的时刻,能够对区块链青睐有加、情有独钟,这对于整个区块链行业都是与有荣焉。他的入场让很多人开始有了莫名的信心,毕竟能够和这么一位学术大牛共选一行,自己似乎、可能、真得选对了什么。


虽然身为投资人,但他的学者思维让他与众不同。在交流环节,有人向张教授提出几个猜想,包括从物理学的视角来看比特币的机制,他立即兴奋起来,一下子打开话匣子。





在物理和区块链这两种领域之间,可以有很多有趣的的类比和猜想,每每捕捉到一个新的巧合,都会让谈话中的张教授兴奋不已。这种新闪念给学者带来的兴奋感,恰如猎物出现之于猎人的兴奋感一样。


张教授之前说过,达成共识是一个熵减的过程,但他也承认,熵减这个说法过于定性,如何用定量的方法来证明这一点,成了他的新兴趣所在。他告诉我们,他甚至有计划将这个想法写成一篇物理学论文,从物理学来审视比特币的合理性及挑战。比如比特币的POW模式虽然会消耗电力,但这可能是为了达成共识所需要消耗的最少能量值。如果借鉴郎道尔公式,还有可能算出这类结果。如果不是对物理学有所了解,是很难完全听懂到张教授的兴奋点。





比起谈具体的项目和商业逻辑,张教授更在意的是,自己做得事情是否合于物理。这种理论思维,也成了他评估项目的标准。


他告诉我们,“很多项目是不靠谱的,因为他们讲不清楚要消耗什么东西,就说他们又快又不浪费,这在物理学上是不可能的,不然就成永动机了。”


在张教授的思维里,物理学思维未必能挑选出好的项目,但是能剔除不好的项目,他的学术功底就是他的投资利器。所以他的助理告诉我们,丹华资本的特长不在于帮助团队执行,而是在于提供思想,他们是一个输出思想的投资机构。


当然,这种学术思维和商业思维不总是一致。比如在谈话中,张教授就很困惑,“区块链既然这么好,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出现杀手级应用”。这个问题可以总结为“张首晟之问”——如果一样技术代表着未来,如何让它更快地落地生根,而不至于经过漫长的等待?


在必然趋势和个人成就之间,他期待成为那个被历史选中的人,甚至是迫不及待。


张教授这种源自学术上的勇气和视野,也让习惯了关注当下的企业家略感不适。每个久处商业中的人,都会有种无力感。虽然有个概念叫趋势,但也有个概念叫风口。成就一个杀手级产品,不仅靠一种技术的突飞猛进,还需要其他技术、产业和制度的配合。一个好汉三个帮,一个好的杀手级应用也是如此。


张教授自己也承认,“伟大的发明往往都是集大成者”。好的产品也是如此。即使少了一个模块,这个集大成的时机也可能会推迟。


所以,虽然有大部分企业家都是雄心勃勃,但只有少部分企业家实现了他们的雄心,更多的人则是被雨打风吹去。


在雄心和谨慎之间,在学术和商业之间,或许不总是能一致,但这两者绝对都是社会发展的两种推力。前者让我们满怀希望,后者让我们行稳致远,前者给我们以信心,后者给我们以力量。


求仁得仁,祝福张教授,不仅离诺奖更近,而且离伟大更近,成为那个被历史选中的人。

责任编辑: 利是封

声明:核财经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